智能化的設計

10/05/2018

先“謀事”而后“造物”

2014年度科幻大片《星際穿越》片中塑造了三個具有人工智能的機器人:分別是塔斯(TARS)、凱斯(CASE)和基普(KIPP)。片中對于塔斯和凱斯的處理非常有意思,一方面他們的幽默感和誠實度可以設定,形成了所謂的機器人格,在大多數時候,你可以認為他們是可以聊天解悶的好朋友,甚至還有酌情處理的功能,不會大嘴巴出賣朋友的小秘密。另一方面,他們有著非常卓越的認知能力和高效多能的機器人工具特性。他們能夠辨別人類、物體、場景和活動,處處體現出純熟的語音識別、自然語言處理和輸出能力。雖然長著一張平淡乏味的撲克臉,但是機器人的俄羅斯方塊結構在應對布蘭德博士的急救過程中展現出可怕的變形能力和驚人的移動速度,體現了未來機器人復雜而成熟的外觀結構基礎。
從科幻回到現實世界中,人型模板的智能機器并沒有流行,除了日本國竭盡全力地追求高度仿真的機器人以外,各國主流大眾的科技產品中并沒有親睞機器人的智能化設計模式。我個人判斷這里無非是一個投入產出比的問題,智能機器人在大眾消費市場上注定是一件劃不來的奢侈品,而不是技術做不做得出來的問題。以當今互聯網、物聯網發展的模式推測,未來智能化的趨勢不會像是科幻片鼓吹的那樣的集中式、封閉式、個體化的人工智能,而是碎片化、開放式、網格化的簡單智能的組合。未來智能化產品的發展趨勢不應該是著力于機器人智能如何模仿或超越人,而是如何形成隨時隨地與人可以對話、協同工作的智能化產品系統和智慧城市網絡。?    智能化設計的對象包涵很廣,可以從智能家電—》智能家居—》智能社區—》智慧城市,而產品則從智能單品—》智能系統—》智能化服務—》復雜的系統智能,由簡單到復雜地逐步延伸開來。簡而化之,智能化設計最終落在兩個關鍵詞上面,到底是設計“系統”還是設計“服務”?如果是設計“系統”,意味著智能化設計主要解決我們生活的三維空間中面臨的“空間”問題,專事處理“空間”中的節點、拓撲結構以及不同“空間”的功能結構變化等等。德國系統設計大師迪特.拉姆斯在博朗公司早期已經確立了系統設計的體系,用次序感、邏輯性、系統化、標準化的思路將現代設計引到重視科學技術的新理性主義路上,至今仍是現代工業設計方法的經典。正如柳冠中教授所言,設計的目的已經從“造物”轉向“謀事”,所以在智能化設計中設計“服務”顯得更為重要。設計“服務”,意味著智能化設計在產品“空間”屬性之上加入了一個“時間”的維度,產品設計不是在處理一個建筑、雕塑或者是藝術品,如果我們仔細關注產品被用戶體驗的過程就發現,產品被設計師所賦予的屬性在被用戶使用的那一刻起就被改變,隨著時間的推移,產品生命力不是設計者所賦予的,而是用戶與產品互動過程中不斷地強化升華。智能產品的“時間”屬性,促使設計師在設計“服務”的過程中采用不同以往的流程,重點處理用戶的體驗流、接觸點以及全新的商業生態關系。這種“服務”設計的理念已經完全脫離傳統工業設計的范疇,把用戶為先、體驗為先的設計邏輯與商業邏輯有機結合起來,先“謀事”而后“造物”,在“時間”的主線上解決“空間”的問題。
圖1,德國博朗公司的系統化設計,體現在所有產品的規劃與細節之中。??  

近年智能硬件在業界非常火爆,從智能手環、智能眼鏡到智能家電、智能自行車,似乎通過APP連接后加上“智能”的標簽就能成為炙手可熱的神器。現實中,智能硬件除了在業內被聚光燈過分關注以外,消費者對智能硬件的態度卻不痛不癢。如小米史上最低價介入近乎臭大街的智能手環,從國外耐克的Nike Fuse Band、Jawbone UP到國內Bong、咕咚、小米紛紛表示要占領用戶的手腕,目前看這些產品的結局都不太美妙,最多三個月之后,各種智能手環紛紛被用戶摘下后再也沒有被戴上。小米路由器一整年來勢兇猛,大有在傳統家電領域后來居上的架勢,明目張膽的戰術意圖奪取智能家居的入口,目前來看這個入口級產品的推廣之路坎坷了點,因為動靜太大,一度跟博聯、歐博瑞等智能網關產品在互聯網上演繹背信棄義的愛情肥皂劇橋段。
?圖2,Broadlink SP2智能插座、小K智能插座1代、LifeSmart第一代智能家居產品。

言歸正傳,智能硬件的體驗成熟度何時可以不靠炒作而讓人放心,從技術發展規律來看,作為新一代物聯網的新技術導入必然有一個漫長的過程,從早期的技術侵入進而在市場上狂熱而吹出泡泡,到如今多行業都參與到物聯網技術的共同改造和優化升級,最終在市場和用戶端得到真正的認可。如何評估智能產品的體驗成熟度,我們試圖從三個方面予以闡述:首先用戶體驗的接觸點比物聯網的節點更重要,例如在智能家居環境中的節點主要是智能路由器、網關、前端設備、傳感器等,這些在物聯網架構中至關重要的節點似乎是智能家居必然的核心樞紐,而現實是用戶根本不關心這些不明覺厲的智能設備,他們更關心的是天天撫觸的家電遙控器是否更加通靈人性了。如此這般,用戶體驗的接觸點上才是智能產品最需要率先發力的地方,因為這里才是信息流量匯集分發的樞紐,如果能提供更好的交互設計讓用戶改變原有行為習慣或路徑,接觸點的再設計將變成神奇如“蟲洞”一樣的時空隧道,打通連接未來的智能生活之門。其次,高頻應用將逐漸覆蓋低頻應用,在智能產品中主要存在信息類、控制類和社交類等主要的幾種應用形式,例如智能家居中的空調、加濕器、空氣凈化器等電器都主要是控制類需求的,從用戶操作的使用頻率而言都有上限值,而廚房類產品的智能化不在于控制而是信息提醒與反饋,信息類需求每天都在發生,而且是個性化的;未來可以預見的是信息類應用在用戶行為已經進入習慣路徑之后,必然會順便把控制類需求囊括其中,這就是高頻應用對低頻應用的吞噬效應。正如微信APP在智能手機平臺上所發生的情形一模一樣。再次,智能聯動和智能感知將成為智能化設計最基本的需求,從智能單品到智能家居系統,如果不能把單品的感知能力與整個系統的聯動機制結合起來,就不可能提供閉環的用戶體驗。未來真正的智能產品體驗一定需要家電廠商、信息服務商、智能路由或中間件通力合作,然后跟手機終端廠家在前端交互技術方面融會貫通,消費者才能真正切實體會到潤物細無聲的智能化設計。
?圖3,跨界協助老板電器完成的智能廚房ROKI系統,集成了智能油煙機、灶具、烤箱等一系列廚房電器,組成了烹飪環境下智能聯動的閉環體驗。
 
11月8日,跨界在杭州濱江舉辦了五周年慶典暨智能新品發布會,其中最為關鍵的亮相就是跨界自主孵化的新項目Tosmart智能酒店,目前這個項目已經與上海如家酒店集團形成了戰略合作,相繼在5間酒店開設樣板間測試運營,獲得客戶一致好評。Tosmart智能酒店的系統設計完全有別于以往智慧酒店的思路,通過改變CHECKIN/OUT以及客房開鎖等客戶體驗的關鍵接觸點設計,我們讓用戶在移動端在線預訂選房、手機開鎖入住、手機控制客房電器、自助退房,新的客戶體驗流更加智能化、流程順暢且大大節省了酒店運營成本,從酒店端而言,通過新的接觸點設計采集到了用戶入住更加精準的行為數據信息,可以協助酒店在客房管理、能耗管理以及服務管理方面制定更為優秀的運營方案。
圖4,智周科技協助如家酒店完成的智能酒店客房系統,集成了手機開鎖、燈光控制、空氣凈化等一系列智能化客房體驗。
 
 備注:智周科技,成立于2014年杭州,由跨界科技自主孵化而成,致力于新一代基于移動互聯的O2O智能酒店,提供極致設計、簡易部署的智能酒店客房設備以及更為高效的運營管理服務。公司產品以智能門鎖為主的智能客房系統組成,為酒店提供基于云端計算的RMS智能客房管理服務,未來致力于通過客房為單元的移動入口聚合酒店OTA。
 
 

彩神pk10计划软件 柒鑫棋牌拼天九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版 彩票开奖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欢乐斗牛规则 澳门赌 扎金花闷牌规律 北京赛pk10直播删除 算出重庆时时彩口诀 银川按摩场所 天津时时几点时间 全套vr需要什么设备 浙江体彩+一选五走势图 欢乐打麻将四人麻将 黑龙江省福彩p62开奖结果查询 郑州按摩会所那里有00后小妹